当前位置: 主页 > (妙算) > 内容

热门内容

八字命理中国古人伟大的?

时间:2017-09-17 03: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967年初春,“”的第二年。19岁的陆致极高中才读了一年,学校停课闹。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一切与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统统被斥之为“四旧”。压抑却又渴望探知未来命运,陆致极由一位好友的母亲介绍,来到了一位居住于上海淮海中重庆口一条弄堂内早已歇业的算命师家中,在的岁月里,陆致极希望能看到一星半点的未来。

  “昏暗的灯光下,那位满头银发的老人为我推算八字。当时谈了有半个多小时,具体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有两句话,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中。他带着浓重的宁波口音说‘弟弟,好好读书。30岁就好了,将来你要出洋游学的’”。陆致极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40年前的往事,“出洋游学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近乎天方夜谭。当时的情况,高中的课程能否修完都成了问题,更不要说出国深造,并且我家根本没有海外关系”。

  1977年,十年“”结束,国家重新恢复大学入学考试制度。1978年,研究所招生制度也重新。陆致极就在这一年,以“同等学力”考取了复旦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1978年我正好虚岁30,无可这是我人生轨迹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五年后,陆致极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深造语言系博士。

  “当我坐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从窗口望见浩渺大洋的时候,想起了那位算命师老人的话,他十多年前的预测竟然实现了,教人不可思议。他是怎么推算出来的?从这个时候起,对中国传统命理的好奇在我心中升起了”,陆致极赴美后开始研究命理学。2008年,陆致极完成并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命理学史论》,完整述评了中国命理学发展史。

  在中国古代,通过出生时间来研究个人命运的主要流派有二:八字命理学和“紫微斗数”推命术。推命术的源头往往都与古代天文学,或者说跟古代星占学有关。在古代,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星占学和天文学往往很难区分。但是八字命理学并不是星占学,陆致极将其定义为根据中国古代形成的以为核心的自然生态模型为出发点的推算系统。

  古人用天干、地支来标记时间。天干、地支简称为“干支”,相传这是黄帝时代的大挠氏创立的,隋朝箫吉的《·论干支名》中记载“支干者,因而立之。昔轩辕之时,大挠氏所创。”古人最初用“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这十个天干来纪日;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十二地支来纪月。古人用一个天干、一个地支按次序搭配的方法来纪日期,这就是“干支纪法”。由于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的最小公倍数是60,所以按照组合循环,从“甲子”开始到“癸亥”终止,共有60个干支组合,这就是人们俗称的“六十一甲子”。

  人的出生年、月、日、时,可以根据干支纪法排成八个字,八字又叫“四柱”,所谓“四柱”就是以一个人的出生年份的天干地支为第一柱,月份的天干地支为第二柱,日子的天干地支为第三柱,时辰的天干地支为第四柱。因此,中国传统命理学就把推算人的一生命运的方法叫做排生辰八字,或者叫排四柱。

  以今年大年夜2月18日晚上七点的时间来排八字,这个特定的时段就是:乙未,戊寅,乙丑,丙戌。“如果就在这个时候,有个新生儿出生。当听到他的第一声啼哭,他的生辰八字就是:乙未,戊寅,乙丑,丙戌。这八个字就是这个婴儿出生时段的标记。在中国传统任何一个时段(古称‘时辰’),都可以用这样的天干、地支组合来表示,这里没有任何神秘的色彩。”陆致极说。

  在中国传统命理学领域,人出生时期的“八字”,标记了当时的气运变化的状态,而古人认为皆有“刑、冲、合、化”、“”等自然规律,所谓命运好坏就指这八个字之间的互相作用,并由此来推算人的一生吉凶祸福寿夭。

  “这就需要谈到‘气’、‘’、‘’的概念,这是中国古人认识世界的一种独特思维方式。在中国古人眼里,‘气’是一种精微的物质,它充塞于无垠的空间。它有‘有’和‘无形’两种状态。所谓‘气聚则形成,气散则形亡’就是说,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具体实物,就是‘气’相对稳定的凝聚状态;实物了,看不到了,就是它的‘有形’之质,复回归于‘无形’之气了。用现代的话来说,‘气’就是一种隐性的能量,是构成世界的物质本源。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它的具体结构,但古希腊哲人的原子说,不也是在两千年后才得到的吗?”陆致极说。

  天地之“气”变化的根源则来自两方面的力量。陆致极表示,“”最初的涵义很简单:朝向阳光的为“阳”,背向阳光的为“阴”。“其实这里已经隐含了日地的相对关系。没有太阳运动,就没有。离开了太阳运动,也无从谈”。

  二气相互作用产生“”——金、木、水、火、土。最初指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五种物质资材,后来演化成五种物质的内在属性和运动状态。“有了的概念,‘气’的运动就具体化了,表现为一种周期性的变化运动,古人用天干地支来描述。比如:甲是阳木,乙是阴木;丙是阳火,丁是阴火等等,通过干支符号每一个时段的状态,都可以用一组干支结构(八字)来刻画,比如大年三十在这个时段:乙未,戊寅,乙丑,丙戌,粗率地讲,就是由两个阴木(乙),一个阳火(丙),二个阳土(戊、戌)和一个阴土(丑)这八个元素单位组成。所以‘算命’实际上,就是从算个人出生时的气场开始的。”

  目前能从古籍文献上看到的最早关于论命记载的,是三国时期管辂,其为曹魏术士,精通术数。《三国志·魏书》中记载了他对自己命运的评述:“又吾本命在寅,加月食夜生。天佑,不可得违,但人不知耳。吾前后相当死者过百人,略无错也……明年年二月卒,年四十八”。

  管辂写的“本命在寅”,是指其本人出生在建安十五年(209年),他推算自己的大限之期,并曾预言过百多人死期,基本言中。管辂死于256年,终年48岁。

  古人对于命理学的探索进展也不算慢。据《晋书·戴洋传》记载,戴洋见到当时镇守浔阳的刘胤,其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庚寅日勿见客人,又嘱咐刘胤防备之法,奈何刘胤未当真,果真在该日被郭墨。“在这里已经能看到使用本命年、流年以及日子的干支关系来推断的痕迹,查刘胤被害于东晋咸和五年(220年),距离管辂论命时间才七十余年”,陆致极说。

  陆致极认为,在南北朝时期,人们对有命运的观念已成共识,“大量史料均有记载,如北朝时期的‘河阴之变’”。《北史·孙绍传》记载,身居高位的孙绍善推禄命。一日赴早朝,东门未开,群臣于门前等候。孙绍在众多官员中将吏部郎中辛雄拉于一边,偷偷告之:“此中诸人,寻当死尽,唯吾与卿犹享富贵”(这里的人都将死尽,只有你我能活下来享受富贵)。没过多久,北魏胡太后鸠杀孝明帝,立幼子元钊。契胡部落酋长尔朱荣以此为由兴兵东进,洛阳守将不战自降。尔朱荣在河阴(今河南)溺死胡太后及幼帝,并绞杀北魏王宫百官二千多人,史称“河阴之变”。

  南北朝时期,还出现过一些命理著作。明朝宋濂的《禄命辩》中曾指出:“临孝恭有《禄命书》、陶宏景有《三命抄略》”。“陶宏景是南朝齐、梁间人,临孝恭在《北史》、《隋书》中皆有传,两人都是精通的人物,但可惜这两本书早已亡佚。由于文献不足,我们虽然可以确定在南北朝时期,已存在从命理学意义上来说的论命活动,但究竟用的是什么样的具体方法,就难以考察”,陆致极表示。

  隋朝时期,出现了一个命理学史上的重要人物,就是隋朝开国公箫吉,箫吉出身齐梁室,一生历经四朝十五帝,博学多通尤精算术。箫吉主要贡献在于其所著的《》,这本书将自先秦到隋朝的、纬书以及历代诸子典籍中有关学说的部分汇集起来,成为后代了解和研究古代学说的重要文献。

  命理学真正形成“模型”,进入全新的阶段,是在中唐时期。李虚中,在命理学领域被认为是第一位大师。李虚中唐德真元年间进士及第,后官至殿中侍御史。唐朝文豪韩愈为李虚中写的墓志铭中记载“(虚中)年少长,喜学,学无所不通。最深于书。以人之生年、月、日……推人夭寿、、利不利,百不失其一二”。可见李虚中精于命理推演,名重一时。

  “李虚中的重要贡献是他开创了第一个论命的理论模型,因为这个贡献,后世把其尊为传统命理学的鼻祖。《李虚中命书》中确定了一个论命的基本框架,确定了论命出发以年为主,并引入了第五柱‘胎元’、纳音、神煞等概念,此外囊括了‘运’,‘运’有大运、小运、起运、太岁流年之分,我将这种模型称为‘古法模型’,这与现在的八字框架有一定差异”,陆致极告诉记者。

  “南宋末年,新的命理学模型开始露出峥嵘的头角。明朝前期则是古法模型与后期的新的论命模型交替的时候,到明朝中叶,今法模型已经形成,并占有命理学界的主导地位”,陆致极介绍。

  八字命理也常被俗称为“子平术”或“子平命学”,这是以另一位命理学史上极为重要的人物——徐子平来命名的。徐子平是何时何地人,仍然有较大争议,相传徐子平曾与著名人物陈抟等隐居于华山。“通过史料的考证,这种传闻可能未必符合事实,目前或可判断他是五代、宋初的人。徐子平的贡献在于创立了一个新的命理分析模型框架,我在《中国命理史论》中把它称为‘今法模型’,这个模型的基本架构一直应用到今天”。

  李虚中的古法模型,包括“胎元”一柱,实际上是五柱论命,徐子平取消了这一柱,并开始以日干为重,分析的契入点从原来的年柱移到了日柱的天干这一个字上,以此为核心,建立了一套分析程序。

  陆致极认为,这样由年柱到日柱的转变,也是历史演变的现实状况的投影:“自魏晋以来的中国,几乎都为世族所操控,门阀士族在各方面拥有优越的地位,所谓‘上品无寒族,下品无士族’就是这样的写照,个人出身背景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在命理学中,‘年柱’代表出身家族,这样的现实状况反映在早期命理学上,自然是以‘年柱’为论命的出发点。隋唐以后,门阀逐渐摧毁,科举制度使得平民亦可进入,徐子平的今法模型就把论命的核心转到了代表个人情况的‘日柱’之上”。

  “八字命理学,归根结底是寻找和出生时间与出生人的生命潜质及人生轨迹之间的对应关系”,陆致极强调:“要注意一个重要的基本认识:这种对应关系不是决定性的关系,它只是一种出现的概率上的相关性,是人们通过大量的观察、经验和统计得出来的结果。影响一个人的成长和发展的因素很多,有先天也有后天。一个人的生命历程,跟他所处的后天:家庭、所受的教育、所处的社会、经济制度等密不可分。”

  陆致极用行驶的车打了个比方:命,好像是新出厂的一辆汽车,它的具体性能和构造在出厂时已经被确定了。对于个体的“命”来说,还有“运”。“运”则车要行驶的。车在上奔驶,就是命和运的相互作用,在古人看来,正是命和运的相互作用,表现出丰富多彩的人生起伏的轨迹。

  “八字命理就是在古代学说的思维模式下,发展成描写这种对应关的系统,并没有半点神秘气息。如果把这种对应关系夸张为决定性的关系,就会导致宿命的看法,反而把命理学带上的。所以期待命理学的预测能够百发百中,这要么就是设摊算命者招揽生意的商业旗号,要么就是者的痴人说梦”,陆致极说中国的古人反倒不那样。

  东汉王充在《论衡·命义》中写道:“宋、卫、陈、郑同日并灾,四国之民,必有禄盛未当衰之人,然而俱灾,国祸陵之也。故国命胜人命,寿命胜禄命。”这就是说,宋、卫、陈、郑四个国家同日发生灾难,难道四国的人民个个运气都在衰运之中吗?显然不可能,当大的国命发生作用的时候,个人命运的兴衰荣枯就完全了意义。

  世界上有不少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他们的命运难道完全相同吗?这是最常见的人们对八字算命的疑问。陆致极说,明代命理巨著《三命通会》的作者万民英就回答过这一问题,“的确有差别,万民英收集了大量同一时间出生的命例来加以比较,比如同一时间出生的官员,不仅不同,而且死亡的时间和方式也都大不相同”。

  “所以现代命理学家梁湘润在《命略本纪》中就写道,命理只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或然率而已”,陆致极说:“人出生的时空结构联系着生命信息,这是中华先人的一个伟大。近两千年来命理的探索,本质上是对这一做出的。传统命理学长期存在在民俗文化中,缺乏系统的整理,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糅杂进了一些的神秘纱幕、江湖术士的行骗手法。就因为这样,重新梳理我们自己古老文化的血脉才变得十分重要”。

相关推荐